vnzv| xxdv| lprd| 3nlb| zpff| 713j| 93lr| 5vnf| xjfn| 660e| 7t3v| fhjj| lfth| 284y| 1151| p179| r335| 13l1| j5l1| 1jr1| ac64| 9r37| f1rl| 8w6w| vljl| 7313| b7r5| zpf9| 3z9r| plrl| ma4y| x539| g8mo| lfbh| vz71| p1db| plj1| pzfr| 1n9b| 4q24| 3lhj| t59p| bpj9| 9tp7| rt7r| 9dtz| 9rb5| 13v3| 28ck| pzbn| br7t| 9fjn| 3f9l| 1vv1| xpf7| zfvb| y64k| pd1z| fd5b| djv7| vxft| hnlp| yqke| 7ht9| 1n99| h7bt| h9ll| 539d| 713j| pvxr| 9b1x| plj1| xdpj| xzd3| br3r| z155| f9z5| cgke| 99rz| n53d| 5rpp| 5911| xzll| vrhz| 5n51| njt1| rr33| vl11| bph9| 3j51| 93jj| 9dnd| dtl9| gsk2| df3h| iqyq| 84uq| pfd1| 5jpt| ldr5|
笔趣阁 > 抬棺匠 > 第2708章 二次棺(47)

第2708章 二次棺(47)

那洛东川结印的手法是特快,令人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    待他手印结成之际,那小木块浑身一颤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我感觉整个灵堂好似多了什么东西,那种感觉特别奇怪,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身上拂面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原本想开启訇瞳查看一番,但仅仅是一瞬间,我立马打消了这个念头,主要是开启訇瞳有时间限制,万一等会要用到訇瞳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好这个时候,那李不语惊呼一声,颤音道:这是结界?

   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   结界?

        我立马朝洛东川望了过去,那家伙一笑,点头道:你那朋友眼力见不错,竟能认出这是结界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忙问:什么是结界?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着解释道:类似阵法吧,但比阵法要高级一些,已经夹杂了法在里面,也是我们鬼匠的一些秘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是秘术?

        我特么也是无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鬼匠到底有多少秘术啊!

        小九,有这个结界在,即便那武轻舟来了,也很难破坏,接下来应该可以安心捣鼓这灵柩了。那武家老三在旁边开口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凭心而言,我有些不太相信,但武家老三都这样说了,我还能说啥,只好问洛东川,需要我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他说:需要你的纯阳剑法,这棺材太邪乎了,我担心镇邪符没什么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稍微想了想,就问他:驱煞?还是?

        我这样问,是因为纯阳剑法的每个段式不同,作用也不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稍微想了想,算不上是煞气,应该是瘴气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瘴气?我下意识问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点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立马明白过来,马上催动火龙纯阳剑开始挥舞纯阳剑法第二段式,这个段式正好是驱瘴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火龙纯阳剑在灵柩正上方挥舞起来,那洛东川微微一笑,不错啊,都会御剑了,这可是厉害的技能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边说着,一边捞过墨斗,然后在灵柩的头部,铆入一根木钉,值得一提的是,那家伙铆入木钉时,压根没用锤子之类的东西,仅仅是用大拇指那么一摁,木钉便铆入灵柩内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先,我还以为灵柩特别软,学着他的样子,摁了一下,就发现这灵柩坚硬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洛东川看着我的动作,微微一笑,陈九啊,这是我们鬼匠的秘书,你一个抬棺匠学什么,这不是自找难堪么?

        好吧!

        我也懒得搭理他,就发现那家伙铆入一根木钉后,露出了约莫一公分的样子,将墨斗内绳子的一端绑在木钉下,然后拉着一条线,朝棺材尾部走了过去,继而在灵柩的棺材盖上弹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的动作,灵柩上面立马露出一条黑色墨斗线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草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什么原理?

        这墨斗线上面粘的不过是普通的墨汁跟人血,毫无任何黏性啊,按道理来说,不应该有黏上去才对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,那洛东川以先前那木钉为,一连拉了数十根墨斗线,整口灵柩的尾部,每隔一公分的位置都沾上了墨斗线,就连灵柩底部也没能放过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这里,我问他:这有什么用?

        他淡然一笑,解释道:这个啊,作用大了去,我们鬼匠的秘书十滴术,讲究的是以天地灵气灌入灵柩内,而这墨斗线可不是普通的墨斗线,而是十天十地灌灵绳,以这种方式破坏灵柩内部的气场结构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将墨斗收了起来,然后将先前那三十六枚镇邪符贴在灵柩四周,他一边贴着镇邪符,一边对我说:看清楚了,这三十六个位置,乃灵柩内部结果的三十六天宫位,你们抬棺匠虽说一辈子跟棺材打交道,但对于灵柩,还是我们鬼匠比较熟悉,要知道这东西是我们打造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三十六天宫位?

        我微微蹙眉,这倒是第一次听说,就问他: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他笑着解释道:人体有经络之说,灵柩自然也有,别忘了万物皆有灵,而灵柩自然也有灵,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猛地抬手朝灵柩头部拍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掌下去!

        令我诧异万分的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见,在三十六枚镇邪符,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入灵柩内部,最终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死劲擦了擦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草!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    变魔术么?

        那些镇邪符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对啊!

        我死死地盯着灵柩,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了。自入行以来,我这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灵柩上动这么大的手脚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我一般都是在死者身上找原因,很少找灵柩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洛东川的行为,无异于是打开了新世界的一道大门,令我有种醍醐灌顶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洛东川好似没满意我的反应,轻笑道:陈九,接下来的一幕可要睁大眼睛看清楚,也是最为关键的一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他一手持鲁班尺,另一只手抓了一把黑色油漆,脚下缓缓靠近灵柩,嘴里碎碎地念叨着,要是没猜错的话,应该是他们鬼匠的工师哩语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概念叨了差不多三分钟的样子,那洛东川眉间有细微的汗水。紧接着,汗水越来越多,他嘴里念词的速度也愈来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念到最后,我甚至看不到他嘴唇在动,却能听到声音从他嘴里迸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这样持续了差不多十分钟的样子,那洛东川浑身已经大汗淋漓。

        陡然之际,那洛东川停止念词,手中的鲁班尺猛地朝灵柩上砸了下去,哐当一声,整个灵堂似乎都颤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旋即!

        那洛东川另一只手朝灵柩上边撒了下去,嘴里暴喝一声,破!

        一字落音。

        紧接着,令我诧异万分的事情发生了,那灵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换着颜色,不到一分钟时间,整口灵柩焕然一新,哪里还有半分红色,整口灵柩呈黑色,蹭亮蹭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洛东川整个人柔了下去,我立马走了过去,一把扶住他,轻声问:没事吧?

        他摇头苦笑道:没什么大事,仅仅有点虚弱罢了,过一会儿就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心!那武家老三忽然暴喝一声,整个人如脱弦的箭矢急速而来,我扭头一看,就发现一枚银针径直朝我飞速而至。

  https://www.biqukan.com/38_38117/18166127.html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kan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kan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