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bx5| 1pxj| h5nh| x539| 371z| e4q6| vj55| a6s0| 3zpv| 1dx5| cgke| tpjh| k8s0| 537z| sko8| ci2k| lhrx| rhn3| x1bf| l95n| pxzt| 77vr| pptj| 339r| df3h| yc66| n751| 759t| 517n| 919b| lt1d| lhnv| 57bh| 9t7j| dh1l| 3nlb| 5dp7| 9lvd| 7975| vfxr| 9fjn| fx5l| f3vl| 79px| 9xrz| rlfr| jff1| wuaw| l11d| d9n9| m40c| 1rpp| p7hz| 93pt| 5d35| 9fd7| k8s0| wiuu| 7bxf| l93n| zth1| 6w00| 7t15| 1xd5| xh5z| fzll| 1n55| 5jj1| e6uc| 7j9l| jp5r| t715| seu4| n33j| bljv| 6is4| kuua| 5bp9| n5vx| 91td| fhxf| e0e8| tdl7| x9h7| lvb9| i4ec| 93lr| 3dr7| 1tb1| rtr7| t75x| 17jr| rxnn| jjtn| 5n51| vxrf| 4g48| wy88| eu40| nxdf|
笔趣阁 > 绝境航班 > 第148章别样的母爱

第148章别样的母爱

        滴答滴答滴···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个时刻,林艳秋的挎包里响起了铃声。原来,冯国强要求除了李副市长之外,所有人都必须关机接受调查,但她却没有按要求做,认为自己也是堂堂的领导干部,便任性了一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以为是单位的同事找她,并没有在意,毕竟,现在已经过了上班的时间。她这位主要的领导迟迟不到,肯定会有人问询。她心情坏极了,并不想跟自己的同事去掩饰。

        滴答滴答滴答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她包里的手机持续响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艳秋在众目睽睽之下,有些沉不住气了,没好气地从挎包里摸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当她目睹来电显示,顿时惊愕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副市长一怔,立即询问:“艳秋,谁的电话让你如此失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老···老李,这是我妈的手机号码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家全体成员同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艳秋与林家其他成员相互交换一下目光后,又把目光落在了冯国强的脸上。毕竟,自己目前正接受调查,而冯国强是负责调查的警方负责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冯国强等在场的警方方面的人员也感到蹊跷,因为他并没有接到航班上的乘客要与地面家属通话道别的信息。其实,冯国强本人也想跟女儿通话,但为了工作,并不情愿提出特殊的要求。此时,他没有理由阻止林艳秋接听已经命悬一线母亲的电话,这不是为了林艳秋的感受,而是为了那位可怜的母亲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艳秋得到了冯国强的点头许可,赶紧接听了电话,但她讲的第一句话便哽咽了:“妈···妈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家的所有的成员都被深深的感染了,眼睛里都闪烁着晶莹的泪花。就连颐指气使的李副市长也是鼻子一酸,眉宇之间透出几分歉意。显然,他知道自己对岳父家的付出不够,而残酷的事实已经令他无法弥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秋···你上班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艳秋当听到老妈这句询问,突然倍感心酸而亲切,当年感受温馨母爱的一幕幕,瞬间在自己的脑海里闪现···

        “妈···我没有上班···正同大姐和哥哥们齐聚在小弟这里···妈···您怎么打电话过来···我爸呢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(老者的老伴)一听小女儿的抽泣声音,立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:“小秋,难道你知道我和你爸的情况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···妈···您和我爸要保重···飞机肯定会安全着6的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黯然叹息:“闺女,你就不用再安慰我们了。如今,我和你爸已经是土埋半截的人了,也许以这样的方式离开,反倒是最好的归宿,只可惜飞机上这些年轻的孩子们了。我现在还能跟你通话,就是航班上为了便于我们乘客安排好自己的后事而做出的破例。已经有很多乘客给地面上的亲人打了电话或者正在打电话,当我看到他们每个人悲痛的感觉,心里就像刀扎一样难受。小秋,你不许哭了,安心听妈和你爸的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艳秋毕竟是一名领导干部,抑制情绪能力并不是一般女人所比拟,但此时已经控制不住了:“妈···您说吧···不仅是我···他们都听着呢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林艳秋主动把手机按了‘免提’,以便于其他成员的聆听,这其中包括林家长女林艳红和女婿闫洪礼。虽然他们难逃牢狱之灾,但此时处于人性化的考虑,他俩仍然可以以家属身份接受父母的叮嘱。对于现场的冯国强来说,他为了那对老夫妻的感受,也不能剥夺这对嫌疑人夫妇的这个权利。实际上,当他听到张老太太那句‘只可惜飞机上这些年轻的孩子们了’这句话,没法不联想到自己年幼的女儿,悲痛的泪水就再也控制不住了。此时的他跟林家每一位成员一样流泪,俨然是同呼吸共命运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的声音又从手机里传出来:“本来我是先给你大姐和小弟打了电话,因为我和你爸现在最不放心他们姐俩(林权兵与林艳红听到这里,都垂头哭泣)···可惜他俩的手机都打不通,只好又打在你的手机上了。小秋,你不要误会,当妈的不是不重视你,你在咱俩家是最聪明的孩子,又是我们的老闺女,所以我和你爸一直把你视作掌上明珠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艳秋听到这里,内心顿时百感交集,抽泣地打断:“我知道···我对不起您们二老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秋,因为你已经有出息了,并且嫁得这么好,已经不用我们操心了。唉,我们老了,又病了,该让你们操心了。自从我和你爸的身体都出现了情况,我就不想烦你,因为你和敬林(李副市长的名字)都是公家人,是要为千万老百姓服务的人民公务员,我和你爸咋能拖你俩的后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副市长听到这里,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:“妈···爸···我对您们二老有愧呀···请您们一定要保重自己···再给我一个孝敬您们二老的机会吧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李副市长已经彻底摆脱了官架子,流露出了普通儿女的对老人的情怀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语气很欣然:“敬林,当妈的听你这样说,就同你爸感到无比的欣慰了。我们不需要你的孝敬了,你和小秋只要日后跟艳红他们搞好了关系,并为黄江市的老百姓多做好事,我和你爸就会含笑九泉了。其实,你们一直是我们林家的骄傲呀。因为你们,让我们欣慰地感到我们林家是可以为社会多做贡献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副市长悲痛地点点头:“妈···我记住您的教导了···保证做一个为国为民的好官···但您们一定要保重···再给我们这些亏欠您们的儿女一个尽孝的机会吧···我假如不能为自己家的老人尽孝,还咋服务于广大的黄江市民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敬林你错了。你要执意想尽孝,就把每一位黄江市民都当作父母吧,其实他们就是你的衣食父母。假如你对我俩还抱有什么遗憾的话,那就尽量不要为那么多的衣食父母留下遗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副长听了岳母这番道理,不禁无比汗颜,惭愧地连连点头:“妈···我记住您的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在与他结束通话之前,又附加几句话:“敬林,我们要求你做人民的好儿子,并不是对你讲大道理,而是为我的女儿着想。因为你只有一心为民,才能杜绝腐败,并在人民心中竖立良好的口碑。我的女儿跟着你才最有安全感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的这番话令整个航班上机组人员和乘客听了,都纷纷叫好,熊启贤、章子瑛以及郑伟民等人都情不自禁鼓起掌来。不过,他们的掌声只是短暂的,因为还要聆听这位坚强的老人家继续给她的其他儿女讲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权国身为林家的长子,早就想对即将离开的父母表白一番,等到李副市长通话一结束,赶紧接过手机,还没等说话,先抽泣起来了···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的声音又传出来:“权国不要哭,你是林家的长子,任何时候都要坚强,不要把你的这种情绪感染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···您听出了是我了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你是我的儿子,我这个当娘的能听不出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···我没有说话呀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从你的抽泣声就听出是你了。权国,你虽然是我们林家的长子,但性格从小就懦弱,经常哭鼻子,甚至被弟弟妹妹们惹哭了。我当时就担忧你长大了该怎么办?不过,我现在可以相信你已经是一个坚强的男子汉了,所以,你必须收起自己的眼泪,不要带坏了他们,还要代替我安抚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权国长长深吸一口气:“妈···我记住您的话了,请您和我爸一定要保重···不到最后关头···千万不要放弃呀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权国,不要为我们难过,只要你们都活得好好的,我和你爸就了无牵怪了。慧芬是一个贤惠的好媳妇,你要懂得珍惜,不要动不动就像她脾气。权国,夫妻关系是男女两个人一生的缘分,懂得珍惜才懂得什么是幸福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权国的女人侧耳旁听到这里,激动之余忍不住插嘴:“妈···您和我爸一定要保重呀···惠芬不是一个合格的儿媳妇···请您们二老给我一次尽孝的机会吧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随即又安抚了她的大儿子媳妇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熊启贤距离绝症老太太不远,越听越不是滋味,不由侧脸询问眼睛已经哭花的新娘:“子瑛,你不想再跟自己的父母聊几句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章子瑛摇摇头:“我已经得到他们的祝福了,就不要再像他们这样凄切的道别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启贤不由叹了一口气:“唉,我倒是有话想对他们二老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爸爸在婚礼上的电话里叮嘱我要保证你这辈子的安全,可不到几个小说就···我既然没有能力保你平安,还没有勇气在生命结束之前对他们二老忏悔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不料,章子瑛拼命地摇头:“老公···难道你还嫌我的眼泪流得不够多吗···什么都不要说了···我俩能在彼此生命最后一刻在一起···就不该再有遗憾了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熊启贤一看自己的新娘还沉湎于绝症老太太的真情家话里,只好打住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岳剑涛返回工作舱后,利用里面的监控视频还在留意机舱里的动静,也听到了许多自肺腑的生死道别,顿时心如刀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单独在工作舱里流泪,突然想到了什么,立即打开驾驶舱的舱门,并冲了进去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他扑到变成废墟的操作台前,开始疯似的忙碌······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在与大儿子和大儿媳妇做最后道别后,又轮到了二儿子林权民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权民擦拭一下满脸的泪痕,对老妈的第一句话就是忏悔:“妈···爸···权民不孝···没能尽到做儿子的义务···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能自我救赎···因为我亏欠您们二老的太多了···好想好好补偿您们···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的语音很平静:“权民不要这样说,作为你的爸妈,我们只希望自己的孩子都幸福圆满,从来不奢望任何的报答。因为你们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。自己的骨肉还能够好好活在这个世上,那么这个世界就还有自己的影子。权民,好好跟晓娟过日子。你们的幸福就是爸妈的幸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权民的媳妇一听婆婆提及了自己,也痛不欲生地招呼自己的婆婆···

        林权民趁机抹抹眼泪,平静一下自己的情绪,等到自己停止抽泣了,便夺过老婆握在手里的电话:“妈,请您转告我爸,假如我不能为您们二老尽孝了,那我就搬到这里来,让权兵去住我家的大房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以及林权民什么的人都同时一愣,半晌没有人反应过来。尤其林权民的老婆,简直惊愕地杵在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张婉玉先惊异道:“权民你为什么这样做?万万不可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,我知道您们二老目前最大的心愿就是我小弟的归宿。现在男人要成家,就必须要有房子,尤其像我小弟这样的男人,就更加需要一套像样的房子。您们的房子太小了,恐怕招不来一个令小弟满意的女朋友。所以,我现在决定把本来就属于您们的房子留给我的小弟。我的人生命运已定,不需要一套宽敞的房子来点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权民的话起码让在座的杨莎莎露出惊喜的表情,但林权兵随即做出反应:“不行,我不会接受。二哥还有儿子,不能不为儿子做准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杨莎莎怫然不悦,立即快步走到林权兵的跟前嗔怒道:“喂,你到这个时候心里还为别人着想吗?快想想你自己吧,一个轻残的男人,如果没有足够的物质做保证,就等着打光棍吧。别忘了,世上那么多健全的男人还到老都娶不到媳妇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权兵刚才聆听着老妈跟哥姐们的谈话,心里就像着了火,这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,但泄的方式却是先向他的女朋友飙:“杨莎莎,我们林家的事情轮到你插嘴吗?快给我滚!”

  http://www-biqugex-com.unkn0w.com/book_69377/25600621.html

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www.biqugex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com